你的生命,还剩下多少黄金时段?

  我们每个人出生的时候,并非是两手空空,而是捏了一张生命的借记卡。这张卡是风做的,是空气做的,透明、无形,却又无时无刻不在拂动着我们的羽毛。   在你的亲人还没有为你写下名字的时候,这张卡就已经毫不迟延地启动了业务。卡上存进了我们生命的总长度,它被分解成一分钟一分钟的时间,树木倾斜的阴影就是它轻轻的脚印了。   密码虽然在你的手里,但储藏在生命借记卡的这个数字,你虽是主人,...

我们最在意的人生结局

  腰病复发,我去看中医。排队等待时,身边两位年约八旬的老人,一直在聊天。听谈话内容,推测他们是老同事,已多年未见。两位老人淡淡地聊着,语气舒缓平静。我在一旁听着,倒是很感慨。   起初,他们在谈论以前的同事,老人A说,上个月,谁谁走了,我还去追悼会看了看,人不多。老人B说,那谁也不在了吧?好几年以前就听说他得了食道癌。A说,是啊,他可受了不少罪,走的时候,就剩60多斤了,倒是谁...

贫穷的真正悲哀是什么

  1、我小的时候,我的奶奶明知道奶粉馊了,还喂给我吃。后来我在人民医院吊针了一个月,差点儿死掉。   这件事情给我造成了终生的痛,长大后,我虽然仍然活着,但我的骨骼明显的比常人要细,我经常在裸露身体的场合(比如说游泳),感觉自己抬不起头来,我的身体也明显不如一般人。我在和异性交往的过程中也时常自卑,因为我的胳膊比女孩子还细。   事实上,我的奶奶不仅是对别人,对自己也是这样。...

传说中幸运的青春从来都是别人的

  杭州并不是我的故乡,只是我和男票读了四年大学的地方。但是因为这四年太美好太快乐,我们在初入社会的寒冷中贪婪地从记忆里摄取能量,于是兜兜转转,还是回到了这里。   在母校的后门,一个叫做青芝坞的农房集中地,我们租了一间小小的平房。我坚持摆了两张床,当然其实我们睡在一张床上,但多出来的那一张总让我略觉心安——万一有片警查结婚证呢?!十年前的姑娘小伙们就是这么傻。  ...

根本不是穷的事儿

  每个人都要学会自己慢慢长大,你无意去教育别人,你只是真的觉得,男人别把自己老找不到女人的问题都推给穷,抑或是女人找不到男人,就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。   你正是二十几岁的青春年华,领一份还不错的白领薪水,但也常常要加班到深夜,然后在回家的末班地铁上睡着。你不算漂亮,但也苗条性感,不失可爱,是那种看起来还不错,越看就会越顺眼的女子。你大学时谈过恋爱,但终没抵过毕业各奔东西的分...

相信自己是成功人生的敲门砖

  在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的笔下,美丽的天鹅原来只是一只“丑小鸭当它刚刚破壳而出的时候,生得十分瘦小,那些自以为是的鸭子根本瞧不起它。但它默默地、日复一日地坚持训练自己,最后终于在一个早晨振翼飞向蓝天。终于有一天,让人看到,一只天鹅掠过长空,那洁白的羽毛,端庄的体态……   一个老是怀疑自己学习能不能搞上去的人只能忍受失败的煎熬。为自己长得不好看而发愁的人只会越来越...

Loser才跟烂事折腾

 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让人心酸的故事。一个毕业了几年的女孩因为点的牛肉面里的肉少和老板争执起来,结果哭了。哭的原因不是因为牛肉的多少,而是如她所说:“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谁想毕业之后还在因为碗里的几块牛肉和别人争执,细细想来,如果她单位时间价值够高,有更重要的事情可以做,她是不会将精力放在讨价还价上的。她的泪,是对自己现状的一种否定和哭诉。   经济学里有个概念,叫“机会成本”...

知乎上的一个问答:“中国真的有很多穷人吗?”

  其中一个匿名用户的回答得到了网友2万个赞,两千多条评论。作者没有正面直接回答,但却道出了一段坎坷而感人的经历。文章很长,但是能坚持读到最后的,自然能从中体会到一些味道。   人生的苦难是那么多,为了在灾难不期而至时不至于毫无能力,小伙伴们都要努力的奋斗,努力的赚钱。有一种苦难直击人心,却又让我们充满力量,那么我们一起加油来面对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。   我父母,文革期间招...

寒门学子

  那天已经很晚了,弟妹打电话说,侄女不想去上学了,原因是爸爸妈妈一没钱二没人,就是上了学毕业了,也没什么用,问我怎么办?   电话挂断,心里却莫明地生出一团怒火!再有钱的人,他们也没有三头六臂,再有势的人,也是从一个卵子开始成长起来的!再卑微的人,也要有养活自己和家人的能力!为什么只会羡慕别人,而不去自己努力?   关于侄女上学的事,弟妹没少咨询我。侄女学习不好,却还不知道...

你为什么还不够幸运

  很多成功人士在走过红地毯,站到颁奖台上,谈到自己的成功时,往往爱说“其实,我很幸运——”,台下的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,就真以为“他很幸运”,也最爱听这句话。当然,这样认为的好处是:自己不够成功,是因为不如成功人士幸运,并不是能力不够,如果自己也像他那样幸运,也是可以站上去的。这样一来,自己不够成功的不平衡感没有了,自己不够努力的内疚感消失了,心情像阿Q一样又愉快起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