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靠汗水解决的,就别用眼泪

  可可是在饭局上被老板的夺命连环call叫走的。她讲着电话的神色变了又变,然后便急匆匆地起身告辞,“给客户出审计报表的数据出了点问题,我得回公司看看。”   我回家顺路捎她一程,她坐在我身边脸色灰暗。“怎么会这样,明明大家一起核对过好几遍的,为什么还会出错?长假一结束,提案就得给客户交了,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得推翻重来,要是弄不完,估计我就得被炒鱿鱼了,到时候你得让我蹭饭啊。”   “是...

你不是我,怎知我走过的路

  当年高考结束,出成绩的那一晚上,我守在电脑旁。看着时间到了,小心翼翼地输入自己的考号,点击鼠标查询成绩。因为紧张,手都有点发抖,甚至闭着眼不敢去看。   当我鼓足勇气睁开眼,看到成绩的那一刻,那种滋味简直形容不出来,心里就像堵了一块儿大石头,压的我喘不过气来。   不知道该怎么向父母交待,我怎么说的出口。我甚至能够想象得出他们失望的眼神,但有什么用呢,谁让自己不争气,我开...

我用三年,走出自卑,又用了三年,努力自信

  记得小时候也是很闹,每天都是跟各种楼下的邻居玩,一放学作业都没做,丢下书包就大街小巷跑,玩到一身脏兮兮,玩到家人在家楼上撕破喉咙喊我回家吃饭,我才恋恋不舍跟小伙伴道别,期待着明天的放学时刻。我也喜欢在班里跟同学讲故事,学前班在班里当班长简直就是小老大,加之那会学习好,长得可爱,老师又喜欢,所以很受关注。   但后来我转学了,花了高价进入了一所市重点小学。每个学期都要比别人...

奔跑着,追寻夜空中最亮的星

  大四,身边的同学都开始奔走于北京这座“包容”的城市。北京的魅力或许就在于此,它很大,可以包容所有心怀梦想的人;它也很小,不够执着坚定必会被淘汰出局。   “我在做娱乐采编实习,前不久刚完成了一期北京市高校校花专题报道。我天天跟各种网红美女校花打交道。这种女神专辑网络点击非常火爆。”峰哥喜笑颜开地描述着。   “我通过学姐介绍在财经网实习,经常有机会跟主编去参加各种论坛,见识商界...

请问,这里有上帝卖吗?

  20世纪初的一天,在美国西部的一座小城,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捏着一枚1美元的硬币,沿街一家一家商店地询问:“请问,您这儿有上帝卖吗?”店主要么说没有,要么认为他是在搞乱,不由分说就把他赶出了店门。   天快黑时,小男孩顽强地向第69家商店的店主开了口:“请问,您这儿有上帝卖吗?”老板是个60多岁,满头银发,慈眉善目的老头,他笑眯眯地问小男孩:“告诉我,孩子,你买上帝干吗?”   有人回...

那些优秀的人,到底有多自律?

  昨天我在朋友圈,看见以前的同事刘哥发了一条说说,内容是他在新的单位工作不到2年就升了职加了薪。   那时他被我们笑称为史上最强的5分哥。比如刘哥每天早上到办公室,会用5分钟把工作台清理得干干净净,用5分钟泡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花茶用以提神,再用5分钟时间写下当天的日程安排,然后就正式开始工作。   通常我们午休2小时,他会用1小时吃饭散步,用半小时看当天的财经新闻和行业杂志,再利用最...

你的一生总有一段难走的路

  航子说刚时候刚毕业,年轻气盛,总想干点大事,于是就跟家里借了一笔资金,孤身一人去深圳开始创业。   由于是第一次创业,没啥经验,航子就选择了较容易上手的水果贸易,专卖苹果,从甘肃那边进货再卖给本地大大小小的超市、经销商们。   创业真的很苦,那段时间航子每天都要和销售一起出去跑业务,每天凌晨2,3点回去是常事,经常要陪客户喝酒,航子酒量不好,有一次喝到胃吐血直接进了医院,结...

越在谷底,越要好好照顾自己

  很多人羡慕琳,工作体面、环境单纯、固定寒暑。就连整个人的气质和谈吐,也被工作滋养得光彩照人。   院长一般八点左右抵达办公室,琳每天七点半就会准时到达。简单整理、刷杯煮水、泡上一壶温润的正山小种,再把当天要用到的文书、眼镜、药品,一一放至院长桌边。   院长出差,琳要跟着;院长开会,琳要候着;院长应酬,琳要陪着……就连院长稍事休息的时候,琳也要负责在外对一应来...

我曾经自卑了17年

  90年的农村,虽然已经没有那么穷,村里也陆陆续续有了很多“万元户”,但,每一个生命都是被动的选择出身。小雅出生在一个连温饱都无法满足的家庭里,并且是个重男轻女的家族   那时候小雅妈妈是靠娘家送来的油条泡开水坐月子的,爷爷奶奶喜欢孙子所以把家里的粮食都给了生了儿子二叔家   所以,小雅从小就瘦,瘦的让人心疼。每次到邻居家,邻居婶婶都会好心的给她塞点馒头,或者一斤玉米粒,或者姐...

我努力了七年,只为足够与你相配

  表姐终于在今年的五一假期,把表姐夫领回家见爸妈了,在他们相恋的七个年头里,这是第一次大大方方坚定地出现在姨父姨妈面前。   在这之前,甚至都是遮遮掩掩和隐瞒的。在这个看脸的世界,浮躁的气息到处蔓延,会让人中伤。哪怕是相爱也击不碎两个人相差太远的距离。   三年前我来到天津上大学,第一次跟表姐夫见面的时候就这么叫他了,他很开心地在表姐面前炫耀。我已经听了四年他们的故事了。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