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故事很短,却受用一生

  一个少妇去应征工作,随手将走廊上的纸片捡起来,放进了垃圾桶,被路过的考官看到了,他因此得到了这份工作。   有一家商店经常灯火通明,有人问:“你的店里用的什么灯管,那么耐用?”店主回答说:“我们的灯管也常常坏,只要常常更换就行了。”   有个小弟在脚踏车店当学徒。有人送来一部坏了的脚踏车,小弟除了将车修好,还把车擦拭得漂亮如新,其他学徒笑他多此一举。车主将脚踏车领回去的第二天,...

我没有多聪明,唯有一点勇

  那时为了练好口语,我不得不鼓起勇气去参加各种英语沙龙,还千方百计和老外们搭讪,跟他们用英语聊天。慢慢地,我蹩脚的英语口语竟然变得流利起来。   我找工作的经历更好笑。有人跟我说,广州那边有一座写字楼,里面全是外国人设在本地的办事处。于是,我就跑到那座写字楼去,一家一家地敲门,问他们要不要请人。   当我敲到第十家的时候,刚好碰到他们的老板在,于是叫我进去面谈。十五分钟后,...

五个小故事,却有人生大寓意

  于是有人很愤愤不平:“我这么聪明,这么有能力,可我为什么偏偏飞不起来呢?而那么笨的鸟却能在天空中翱翔!”   有人问苏格拉底:“据说你是天底下最有学问的人,请你告诉我,天与地之间的高度到底是多少?"   “胡说!”对方非常不满,“我们每个人都有四五尺高,天与地的高度若只有三尺,那人还不把天给戳出许多窟窿?”

一篇令人久久不能平静的小故事

  在纽约这种大城市开出租车,肯定充满许多有趣或奇怪的经验。出租车将乘客从这个地方载到那个地方,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各式各样的要求。   一名纽约的出租车司机,某日就接到一通奇怪的乘客叫车,这次的经验让他印象深刻,感慨许久,于是在网络上匿名分享这个经验。   我接到电话,要前往一个地址载客。到达地点后,我按了按喇叭,但没有人出来。我打了电话,但电话没有通,我开始有点不耐烦。   ...

蕴含智慧的15则小故事

  松鼠特别爱吃松子,吃不完时便在地上挖个坑,把松子埋起来,好等以后再吃。它在这儿埋一粒,那儿埋一粒,几天时间就埋了近百粒。谁知埋得多了、时间久了,当初埋松子的不少地方都被松鼠遗忘了,再也找不到了。而这些松子却在雨水的滋润下,发芽生长,长成一棵棵高大的松树。   世界上最大的动物须鲸体长30米以上,蓝鲸体重近200吨,可它们的主要食物却是世界上极小的动物--磷虾。“这能填饱肚子吗?”...

从底层往上爬,我抓住了属于我的每一个机会

  为什么她会这么说呢?因为一开始我太不起眼了,甚至会让人觉得没有什么本事。但过一段时间后,发现我这个人真的还不错,进而另眼相看。   前2天,我在准备抖森的采访提纲,《金刚:骷髅岛》马上要上映了,他来中国做宣传。我获得了一个圆桌会议的机会,也就是所谓的群访,大家分别问问题。   这样一个机会,我非常珍惜,不仅仅是为了接触明星,而是了解一个行业,学习更多的东西,拓展自己的可能性...

轮回(一个真实的故事)

  老贵族因为敬佩农民的善良与高尚,感念他的恩德,于是,决定资助农民的儿子到伦敦去接受高等教育。   农民很快乐,因为他的儿子终于有了走进外面世界、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;老贵族也很快乐,因为他终于为自己的恩人完成了梦想。   多年后,农民的儿子从伦敦圣玛丽医学院毕业了,他品学兼优,后来被英国皇家授勋封爵,并获得1945年的诺贝尔医学奖。   那名贵族公子也长大了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...

故事不长,但发人深省,为了孩子,请让这个故事流传下去

  开学的第一天,张老师站在五年级的学生们面前,说了个谎。她看着她的学生们,说她会平等地爱班里的每一位同学。   张老师发现,小李根本无法与其他孩子们玩到一起去。他的衣服很邋遢,身上也不整洁,而且不怎么受大家欢迎。张老师很喜欢在他的卷子上用红笔画一个个红叉。   过了不久,张老师教课的学校要求老师对每个孩子过去的记录进行审阅,她把小李的档案放到了最后一个才看。然而,当她看小李...

你经历过最难熬的那件事是什么?

  2010年夏天,我带了2000块钱去了北京,交完押一付三的房租,生完一场病,我就成了一个天天吹冷风吃小饼的姑娘。   然后就误打误撞有家美容整形公司要我去上班。入职第一天,中午有个同事在负责统计大家谁要一起叫外卖,大家都点了各种盖饭,轮到我了,我怔了一下,然后一脸高贵地说:“嗨,我就不要了,一会儿朋友来找我一块吃。”   因为自动提款机取不出来不足100面额的钱,但这却是我的全部家当,...

我花了二十年,上了一所你落榜才来的大学

  不知不觉,毕业已经6年了,从上大学到毕业工作,在北京这座城市,10年就这样过去,前天,我和公司申请补休提前回家过年,拉着行李箱回到了家乡。曾经在这个公众号上看到过一句话:“我觉得拖着行李箱走在路上的那些人,无论男女老少都是有故事的人”,于我而言,其实哪有那么多故事,不过都是苟且而已。   在乡道上,遇到了一些我的小学同学和儿时玩伴,我和他们打招呼,有的已经不认得我,有的匆匆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