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羊皮卷的故事

2018年10月29日 励志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22 views 次

  “只有眼睛还好年轻时一样。”他一边自言自语着,一边转过身慢慢地在敞亮的大理石地板上走着。他拖着年迈的步伐在黑色的玛瑙柱子之间穿行,走过几张雕刻着象牙花饰的桌子。卧榻和长沙发椅发着龟甲的微光。镶嵌着宝石的墙壁上,织锦的精美图案闪闪发光。古铜花盆里,硕大的棕枝叶静静的生长着,沐浴在石膏美人的喷泉中。缀满宝石的花坛和里面的花儿竞相争宠。凡是来过海菲这座华丽的大厦的客人都会说他是一个巨富。

  海菲点了点头,继续默默地走着。伊拉玛一脸困惑的跟在后面,他不懂主人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会面。主仆二人走到卸货台边,海菲停下脚步,看着一包包货物从马车上抬下来,分门别类地堆放在仓库里。

  这些货中有小亚细亚的羊毛、细麻、羊皮纸、地毯和油类,本地生产的玻璃、无花果、胡桃、香精,帕尔迈拉岛的医疗和药材,阿拉伯的生姜、肉挂和宝石,埃及的玉米、纸张、花岗岩、雪花石膏和黑色瓷器,巴比伦的挂毯,罗马的油画,以及希腊的雕像。空气中弥漫着香精的气味,海菲敏感的鼻子还闻到了香甜的李子、苹果、乳酪和生姜的味道。

  老总管目瞪口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他像被人打中似的往后退了几步,毫不容易才说道:“老爷,您把我弄糊涂了,我们今年的财运最好,各大商店都说上个季度销售量又增加了。就连罗马军方都向我们买货,您不是在两个礼拜之内,卖给耶路撒冷的总督二百匹阿拉伯()马吗?请您原谅我,老爷,我一向很少顶撞您,但是这一回,我实在弄不明白,您为什么要……”

  海菲微微一笑,和蔼地拉着老伊的手,“老伊,你还记不记得好多年以前你刚来的时候,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?”

  “那么,我劝你对我刚才要你做的事要有信心,我会把我的用意解释给你听得。我已经老了没需要的东西很简单,自从丽莎走了以后,我就决定把所有的财富分送给城里的穷人,自己留着点够用就行了。除了清理财产之外,我希望你准备一些文件,把分行的所有权证明文件,转移给所有分行的账房,另外在拿出五千金币分给每个账房,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中心耿耿,任劳任怨。以后,他们喜欢卖什么就卖什么。”

  老总管摇了摇头,勉强漏出笑容,“不是的,老爷,我只是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这么做,您好像在交待后……”

  “你就是这样,老伊,老是想着我,从来不替自己想想,我们的生意不做了。你就不为自己打算打算?”

  海菲拥着老仆人继续说道:“别这样,我要你马上把五万金币转到你的户头上,然后我求你留下来,等我把多年来的一桩心事了结以后再走。到时候,我会把这座大厦和仓库都漏给你,然后我就找丽莎去了。”

  老总管睁大眼睛看着主人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五万金币,房子,仓库,……我怎么配得上……”

  海菲点点头,“我一直把你的忠心当作最大的财富,和它比起来,我送你的这点小东西根本不算上什么。你懂得生活的艺术,不为自己,而为别人活着,这就是你与众不同的地方。我现在要你做的,就是帮我尽快完成计划,我的日子不多了,对我来说,没有什么比事件更重要的了。”

  伊拉玛转过头,不让主人看见眼力的泪水,“您说您有心愿未了,是什么心愿?您对我像亲人一样,可是我从来没听您提过什么心愿。”

  海菲双臂抱在胸前,面带笑容,“等你把今天早上交待你的情办完以后,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,这秘密只有丽莎知道。三十年了……”

  就这样,一辆盖得严严实实的马篷车从大马士革出发了。车上装载着各种证明文件和黄金,就要分送到海菲的每个账房手中。从乔泊的欧贝特到帕特拉的鲁尔,每个账房都收到了海菲的厚礼。他们得知主人退休的消息,个个目瞪口呆,不知说什么好。篷车驶过最后一站,它的使命就全部完成了。

  伊拉玛心情沉重,觉得很难过。他差人禀告主人,说库房已经空空如也,各地的分行在也看不到那人人引以为荣的海菲王国的旗帜,不久,传话的人回来说主人要马上见他,要他在喷水池旁等着。

  海菲领着一拉玛,向后面的大理石阶梯走去。阔大的房子里,只有他们的凉鞋“嗒嗒”响着。当他们走进一个搁置在柑木架上的大花瓶时,海菲的步子突然慢了下来。花瓶在太阳光里自由白色变成了紫色。看着它,海菲那饱经沧桑的脸上绽开笑容。

  接着,两个人开始攀登内梯,阶梯一直通向藏在大厦圆顶里面的房间。伊拉玛这才发现,往日守在阶梯口处的武警卫已经不在了,他们爬上一个楼梯平台,停下来歇息,两个人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当他们爬上第二个平台时,海菲从腰带上取下一把小钥匙,打开那沉重的橡木门。他把身体靠在门上,门轧轧地向里面推开了。伊拉玛在外面()着,直到主人唤他,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,走进这三十年来的禁地。

  灰暗的阳光夹杂着尘埃从塔楼的缝隙中渗漏下来。伊拉玛抓着海菲的手,渐渐适应了幽暗的光线。房子里几乎空无一物,一束阳光在墙角。只有那儿放着一个香柏木制成的小箱子。伊拉玛环顾四周的时候,海菲脸上浮上淡淡的笑容。

  “你难道不会对这里的摆设失望吗?这三十年来,我一直请人严加守卫,大家一定常常议论,猜测这里面放了些什么神秘的东西。”

  “其实这些谣言我都听过,有人说这上面有成箱的钻石、黄金,有人说这上面有珍奇异兽,甚至有一个波斯商人说我在上面金屋藏娇,丽莎还笑这个商人心术不正。你看,其实这儿除了一只箱子以外,什么也没有。来,过来。”

  两个人走到箱子旁蹲下身去。海菲小心的把包在箱子上的皮革掀开,深深地吸了口柏木散发出来的气息,最后,他按下箱盖上的开关,盖子一下子弹开了。伊拉玛向前倾着身子,目光越过海菲的肩头,落在箱内的东西上,这一来,他更糊涂了,摇着头看着海菲。箱子里除了几张羊皮卷以外,什么也没有。

  海菲伸手轻轻地拿出了一卷,闭上双眼,把他紧紧地握在胸前。他的脸变得平静安详,几乎抚平了岁月留下的皱痕。他站起来,指着箱子,说道:“就算这屋子里堆满钻石,它的价值也无法超过你眼前的这只箱子,我的成功、快乐、爱心、安宁、财富全来自这几张羊皮卷,我永远无法报答他们的主人。”

  伊拉玛听了海菲说话的语气,惊骇的后退了几步,问道:“这是不是您说的秘密?这只箱子和您的心愿有关吗?”

  伊拉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不敢相信的看着主人。“这几张羊皮卷里面究竟写着什么,会比钻石还珍贵?”

  “这些羊皮卷,除了一卷以外,全都记载着一种原则,一种规律,或者说一种真理。他们都是用独一无二的风格写成的,以便阅读的人了解其中的含义。一个人要想掌握推销的艺术,成为这方面的大师,那就一定的看完所有的内容。如果懂得运用这里面的原则,那它就可以随心所欲,拥有他想要的财富。”

  “你说的这一卷,其实是必须阅读的第一卷。其它每卷都要按特殊的顺序来读。这头一卷里藏着一个秘密,能够领悟他的智者,历史上寥寥无几。事实上,这第一卷是阅读指南,告诉我们怎样有效的看完其它几卷。”

  伊拉玛伸手拿出了一卷,小心翼翼的捧着它,颤巍巍地问他的主人:“请您原谅我这么问,为什么您不把这些原则告诉大家?尤其是长年在您手下工作的人。对于其他的事,您一向很大方,为什么那些一生替您卖命的人,都没有机会看到这些羊皮卷,获得财富?最起码,他们可以变成更好的推销员,买更多的货,这些年来,您为什么对这些原则一直保密?”

  “我没有选择的余地。许多年前,当这些羊皮卷交到我手中时,我曾发过誓,答应只让一个人知道他们的内容。我至今尚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要求。我受命将羊皮卷里的所写的东西用到自己的生活中,直到将来有一天,出现那么一个人,他比少年时的我更需要帮助,更需要这样羊皮卷的指引,那时我就把这些宝贝传给他。据说我将通过异象认出那个我要找的人,也许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寻找这些羊皮卷。”

  “我一直耐心的等着,一面等,一面按这上面教的去做,结果我成为了大家所说的醉了不起的推销员,就像给我羊皮卷的那个人一样,他也是他那个时代最成功的推销大师。伊拉玛,你现在大概可以体会出,这些年来,为什么有时候我会做出你看来莫名其妙、后无意义的举动,而结果却证明名我是对的,我一直深受这些羊皮卷的影响,照他写的去做,也就是说,我们赚下的财富,并非出自我个人的智慧,我只是个执行的工具而已。”

  老总管在柔和的光线里伸出手去,终于和主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。伊拉玛忠厚的点了点头,然后悄悄的推下,走出了阁楼。海菲把箱子重新锁好,用皮革裹住,又看了一会儿才直起身子,走出塔楼,站在环绕着巨大圆顶的平台上。

  微风由东边吹来,拂过老人的面颊,风中夹着远处湖水和沙漠的气味。他居高临下,站在那儿,往事也随风掠过了胸际,老人牵动着双唇,微微地笑了……

  时以冬季,橄榄山上寒风——冽。耶路撒冷庙堂里烧香熏烟的气味,焚烧尸体时发出的臭味,以及山上树林里松脂的清香,混杂在一起,穿过金伦山谷,袅袅飘来。

  离贝斯村不远的斜坡上,歇息着帕尔迈拉岛的柏萨罗商队。夜深了,主人最宠爱的种马也不再咀嚼低矮的阿月浑子树丛,靠在月桂树旁,安静下来。长长的一列帐篷旁,粗大的麻绳为住四棵古老的橄榄树,圈在里面的骆驼和骡子挤在一起,相互取暖。除了两个警卫来回巡逻外,方圆一片寂静,只有柏萨罗的帐篷现在出走动的人影。

  帐篷里,帕萨罗面带色,来回着步子,对跪在门边的那个怯生生的少年时而皱眉,时而摇头。最后,他在金缕交织的地毯上坐下来,招手示意少年过来。

  “海菲,我一直当你是自己的亲生儿子。我不明白你怎么会提出这种奇怪的要求。你对现在干的活儿不满意吗?”

  “我想当一名推销员,帮您去卖货,我不想一辈子只当为您看惯骆驼的僮仆。我想和哈德、西蒙、凯利他们一样,带着大批大批的货出去,回来的时候带回一大堆金子。我不想再过这样卑微的生活,一辈子喂养骆驼,没有什么出息,如果能做推销员,那我有一天也会成功,会赚大钱的。”

  帕萨罗开始点头,思忖片刻,又继续问少年道:“你认为自己能够做的像哈德还有其他推销员一样好吗?”

  海菲信心十足地盯着老人说道:“我常听凯利抱怨运气不佳,货卖不出去,也常听您提醒他说,任何人只要肯勤学推销的原则,掌握它的规律,就能在很短的时间把货卖光。像凯利这么笨的人都能学会那些本领,我就不能学会吗?”

  海菲犹豫了一下,然后答道:“人人都称赞您是一位了不起的推销大师,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商业王国祥您亲手建立的这么庞大。我的目标是要比您更伟大,当一个全世界最伟大的商人,最有钱的富翁,最成功的推销员。”

  帕萨罗向后直了直身子,仔细打量着眼前这张年轻、黝黑的面孔。少年的衣服上隐隐可以闻到牲口的问道,但他的神态中看不到半点自轻自贱。“那么,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么多财富和那一起而来的权势呢?”

  帕萨罗摇了摇头,“孩子,不要把财富当成你一生的目标。你得花很动听,但那还不够,真正的富有,是精神上的,不是钱包里的。”

  老人笑了,小少年的莽撞。“孩子,就物质上的富有来说,我和外面的乞丐,只有一点不同,乞丐想的是下一顿饭,而我想的是最后一顿饭。孩子,不要一心只想发财,不要受金钱的奴役。努力去争取快乐,爱与被爱,最重要的,是求得心灵的宁静。”

  海菲仍然固执已见,“但是没有钱,您说的这些是达不到的。谁能一文不名而心平气和?谁能腹中空空而快乐幸福?不能养家糊口,丰衣足食,怎能让家人感受到爱的关怀?您自己也说过,能带给人快乐的财富便是美好的。那么,我要成为一个有钱人有什么不好?”

  “只有沙漠里的僧侣,才适合过苦日子。因为他们只须养活自己,除了神以外,不用讨好别人。可是我不同,对我来说,贫穷只意味着无能无志,而我并非是这样不中用的人!”

  帕萨罗皱起眉头,“什么事情让你突发奇想,踌躇满志?你说要养家糊口,可是除了我这个在你父母病故后收让你的人,你并没有家人呀?”

  海菲那被太阳晒得黑黑的面庞,掩盖不住突然泛起的红晕。“我们路过希伯伦的时候,我遇见可卡耐得女儿。她……”

  “喔,喔,现在说实话了,不是什么大道理。是爱情让我们看管骆驼的男孩变成伟大的勇士,要向全世界挑战了。卡奈非常有钱,它能让自己的女儿和一个喂骆驼的穷小子在一起吗??决不可能!如果是一个年轻有为、英军潇洒的商人,嗯,那又另当别论了。好吧,小伙子,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,让你坐一名推销员,开创自己的事业。”

  帕萨罗挣脱了海菲的手,退后一步,“先别谢我,我能给你的帮助微如尘埃,最重要的,还是要靠你自己持之以恒的努力。”

  “不是,你小的时候,我从来没宠过你,大家都说我不该对你这么严,不该让养子去干喂牲口的粗活,可是我一直相信,只要心中的那团火烧得恰到好处,迟早它会冒出火花,那时你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,以前吃的苦没有白费。今天晚上,我很高兴你能提出来这样的要求,你的眼睛像点燃的火焰,你的脸上冲满渴望,看来我没有看错人。不过你还是要加倍努力,证明你想要的不实空中楼阁。”

  海菲沉默不语,听着主人继续说道,“首先,你要向我证明,当然更重要的是向自己证实,你能忍受推销的辛苦。你抽的这个签,远非轻而易举。你常听我说,只要成功,报酬相当可观,我这么说,也是因为成功的人太少了,所以回报才打,许多人半途而废,他们在绝望失意中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几经拥有达到成功的一切条件。有些人面对困难,畏缩不前,如临大敌,殊不知,这些绊脚石正是他们的朋友,他们的助手。困难是成功的前提,因为推销和其他行业一样,胜利是在多次失败之后才姗姗而来。每一次的失败和奋斗,都能使你的记忆更精”思想更成熟,磨练你的本领和耐力,增加你的勇气和信心。这样,困难就成了你的伙伴,发人自省,迫人向上。只要永不放弃,持之以恒,每次挫折,都是你进步的机会,如果你逃避退缩,那就等于自毁前途。

标签:

给我留言